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摩贝博客 化工热点 媒体报道 摩贝分享会 产品动态 市场活动 站内活动 招聘专版 化合物搜索周报
媒体报道 - 2015/12/17
- 暂无评论
上海科技报:自费创业带动自主创新—中科院科技成果转化经验之一

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对于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具有积极的意义。曾经困扰中国科技界多年的科技成果转化难题是否能够得到破解?日前,记者跟随中科院上海分院采访团,走访了南京、台州、湖州、嘉兴等地的中科院科技成果转化实践基地,发现其中有不少先行先试的科技成果转化经验和模式值得学习与借鉴。

 94年前,一群拥有非凡勇气、致力于改变现状的中国人,在嘉兴南湖开启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建立新中国之旅。如今,一群拥有创新精神、敢于打破规则的中国人,在南湖东面的嘉兴科技城中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科技“化身”社会生产力的方法,这就是由浙江中科院应用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研究院’)开创的科技成果转化“嘉兴模式”。

自2004年中科院、浙江省、嘉兴市共同组建研究院以来,累计研发产出项目931项、实现规模产业化项目157项、转化产值611.55亿元,尤其是近些年每年产出项目100项以上、每年成果转化新增产值超100亿元。研究院因此成为中科院在全国共建的66个成果转化平台中,发展最好、规模最大、成效第一的院地合作成果转化平台,已连续6年获得中科院授予的“院地合作一等奖”。

那么,究竟什么是“嘉兴模式”?其核心又是什么呢?

成果转化先要自掏腰包

“‘嘉兴模式’是媒体给我们加的称呼,我们认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些科技成果转化体制机制上的探索。其实,最重要的用一句就可以概括,这就是‘自主创新、自费创业’。”研究院院长陈秋荣研究员认为,实验室的科研成果与企业的科技产品之间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中科院以出产研究成果为己任,而研究院需要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整合各方资源,注重市场经营。

很多时候,科研人员急切地希望拿着实验室的技术去开拓市场,往往在中试、市场推广等阶段遭遇困境。而留有科研后路的科研人员也不把全部精力投入产业化之中,大不了失败后重新回到实验室里,这让不少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半途而废。

与此同时,科研成果一般都比较专业。当科研人员将成果推销给政府、企业希望获得支持之时,政府、企业往往难以准确把握项目转化的可行性。一些项目被说得“花好稻好”,政府、企业也下定决心斥资给予支持之后,却因为种种问题而打了水漂;另一些真正具有市场前景的项目,政府、企业因为不熟悉而踌躇不敢参与,从而错过了产业创新的时机。

“自主创新、自费创业”模式,让科研人员掏出真金白银,与政府、企业共同投入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就是为了解决科技成果转化中的核心难题。科研人员对自己的科技成果最了解,能否进行产业化也有一定的把握,其自掏腰包之时也就是下了科技成果转化的决心。而这种内生的动力,使得科研人员在遇到各种困难后不会轻易退缩,而是会选择迎难而上。

自主创新的大舞台

自2004年创立伊始就定下“自主创新、自费创业”的规矩之后,落户研究院的41个科技成果转化项目无一例外均是由科技人员个人现金出资进行创新创业,个人出资总额累计已达7200多万元。对这些项目,嘉兴当地政府和企业也展现出积极的一面,对还处于种子期的项目进行投资,即雪中送炭又不追问“母鸡何时下蛋”,让科技人员在宽松的环境中潜心创业。来自中科院广州化学研究所的常东亮博士是这一政策的获益者之一。

2004年,常东亮带着在国外挖掘的第一桶金200万元来到嘉兴,开始科技成果转化和创业。从一名瑞士联邦理工生物技术博士,到2007年在嘉兴孵化创办的嘉兴中科化学有限公司老总,常东亮很好地实现了身份和职责的转变。在随后2年中,他与当地企业合作项目30多个,公司产值突破500万元。2009年,常东亮与嘉兴当地企业联手,创办浙江科源化工有限公司,从事药物中间体和化学品的产业化,仅1年产值就接近3000万元。2011年,常东亮再度转身,进军“互联网+”,创办嘉兴摩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致力于构建全球化合物数据和信息平台,并成功把全球化学品和药品交易搬上“云端”。如今,摩贝正在为全球近2万家供应商和3万余家采购商提供品质检测、质量担保、信用担保和商品交易,约占全球化学品互联网交易40%的份额,单月交易额稳定在20亿元左右,年交易额预计300亿元。

“研究院是中科院科技成果转化的大舞台。”陈秋荣说。中科院上海技物所的“国家载人探月工程”航天光电技术,在中科院嘉兴光电工程中心内转化为高端航空照相机系统;集成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等多项技术的嘉兴市区明月河科技治水示范项目,拉开了研究院在嘉兴科技治水的序幕……这些项目中还会涌现出多少个“常东亮”呢? (上海科技报 记者耿挺)